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古典武侠  »  武林风光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武林风光

第二回蓬门今始为君开

突然, 面女以一个饿虎扑羊的姿势,伏在柳春风身上,右手扯去面纱,猛吻着聊春风的面部,并且道∶「好哥哥,我错怪你了┅┅我爱你┅┅」柳春风一时无法看清对方的面貌,又因穴道未解,他只得喝道∶「起来,让我先看看你是谁?」可是,当对方一笑坐起之後,柳春风一见她那如花似玉的脸蛋,却不禁惊喜的大叫道∶「啊!原来是你?」柳春风这一大叫,博得对方一笑道∶「是我又怎麽样?不爱我啦!」柳春风哈哈笑道∶「媚娘!你想得我好苦啊!」媚娘道∶「人家也是一样┅┅」柳春风道∶「从我们见面那一天起,我便爱上了你,现在,你快点给我解开穴道,免得我全身无力。下面涨得难受!」媚娘笑骂道∶「活该!」媚娘俏皮的做个鬼脸,伸手捏捏他的阳具道∶「谁教你学会风流便下流,将春梅两人整昏过去,否则我妈也不会知道你练有采阴补阳的功夫而将你制住,赏你几滴销魂仙露。」柳春风道∶「你要救救我呀!」媚娘道∶「现在我教你出来已犯了滔天大罪,只要给妈知道,是死路一条,不过你爱我,我死也甘心了!」柳春风大为感动,忙道∶「媚娘,对不起,是我害了你,如果你愿意的话,医好我之後,便跟我远走高飞吧!」媚娘道∶「不行!」柳春风道∶「为什麽?」媚娘道∶「虽然我妈不大爱我,到底总有母女的情份,我夺走了你,已经太不应该,如果再不告而别,实在愧疚难安!」柳春风道∶「那怎麽办呢?」媚娘道∶「以後再说吧!」柳春风道∶「真委屈你了!」媚娘说道∶「现在,我郑重警告你,解开穴道以後,我们便开始阴阳交泰的方法,但是在我们丢精之前,你都不能出力,否则会陪上你我之命!」柳春风点点头道∶「我知道!」稍停,媚娘又道∶「还有,我是个未经人事的女孩子,你的动作要慢一点,其实我看到你的东西就害怕,恐怕非弄昏不可。柳春风笑道∶「我会小心的!糟┅┅」媚娘急急道∶「有什麽不对吗?」柳春风道∶「我又觉得神志渐渐控制不了!」媚娘道∶「哦!可能是清宁丹的药力渐渐消失了!」说着,她便立即起床,从她的黑色劲装内找出了那盛药的小瓶,连给柳春风吞下两粒清宁丹。然後,她动手在柳春风身上连拍带点,施展解穴手法,经一阵忙碌後,才轻嘘一口气道∶「我妈的制穴路子,完全是万花教的秘技,除了尹和五位堂主外,能解开其手法的人很少,你被制住的穴道时间颇长,虽已给你解开穴道,仍将感到手脚酸软,一时行动不便,所以一切由我主动的好!」柳春风笑道∶「好,你快上来吧!」媚娘娇嗔道∶「哼!急甚麽?」柳春风见她娇艳欲滴,真恨不得搂紧她狂吻一番,但试试自己的手足,果然酸软无力,因而笑道∶「我实在太高兴了,有你这美如天仙的妻子救我!」媚娘跨过柳春风腰部,双腿分站两旁,慢慢的蹲下。她笑道∶「你当然高兴啦!平时谁也不敢碰我,今天却让你占便宜!尤其我还是个黄花闺女,贞操失在你这色魔手中,你当然笑啦!」说着,她已将阴户套在他的阳具上面。她这种姿势,与万花教主玩的一样。按理说,男女用这种姿势交合,任你男人的阳具如何粗长,女人均可应付自如的。原因是女人如此蹲下,阴口会自然张大。而且主动权操在女方,她可以随心所欲的起起落落,欲深则深,欲浅则浅,男人想一插到底,也无可奈何。此外,这种姿势最易使双方淫兴大发,妙趣无穷!男人稍一抬头,或女人自行俯视,均可将阴阳交接之态一览无遗,倍增性交的快感。可是,媚娘却紧锁眉头,似乎大感难受。只因她是个处女,又生了个荷包型的阴户,口小道窄,蓬门未开,再遇上柳春风的龟头特大,当然不易达到交合目的。但也因她是处女,阴户特别敏感,所以,柳春风的阳具虽然一时插不进阴户中内,却有如触电,气喘心迷,只一阵间,就淫水奔流。阵阵的淫水沿着阴户,流到他的阳具上去。这一来可好了,也省了不少力。当她再次用手拨开自己的阴唇,对准柳春风的阳具用力一沉臀部之际,因为淫水滑润之,竟一下套进一个龟头。她叫了起来∶「哎呀┅┅」她不敢再动了,一副痛苦之状。使得柳春风大感不忍道∶「媚娘,怎麽啦?」半晌,仍未见媚娘回答,他不禁又间道∶「很痛是吗?」媚娘道∶「嗯┅┅痛死我了┅┅」柳春风怜惜的道∶「我看,还是我在上面的好!」媚娘嘘了口气,瞪他一眼,道∶「哎呀┅┅我下面几乎要涨裂了,你不知道吗?哼!你想在下面整我是吗?我偏要在上┅┅」柳春风笑道∶「哪里,我怎麽会整你呢?」媚娘道∶「那你干嘛?」柳春风道∶「我是想在下面,你可省点力!」媚娘道∶「不,我偏要自己弄进去。」柳春风笑道∶「好吧,那就随你好了!」经过一阵休息,媚娘仍觉阴口涨得难受,但已无痛苦之感,再日上她倔强的个性,咬牙猛力下沉。这一下子,她可惨啦!只闻她大叫一声∶「妈呀!痛死我了!」便已软伏在柳春风身上,像昏过去似的。同时,柳春风也觉得阳具整根插入她的阴户去了,紧凑得密不通风,像只温暖的手掌紧握似的。他不禁又惊又喜,连忙捧着她的脸猛吻。还好!他的手已较前灵活许多,总算顺利地完成了这心愿。他先吻吻媚娘的额头,再吻媚娘的杏眼如泪珠,然後沿着粉颊而下,最後落在她的嘴唇上。他轻轻的舐吮了一阵子,媚娘终於有了反应,嗯了一声,娇躯一颤,双腿伸开。当柳春风的舌尖渡入她口中的时候,她才完全恢复知觉地睁开双眼,娇羞而满足的笑笑。柳春风知道她的痛苦已经过去了,便将左手抱着她的肩部,右手抚弄她的乳房,欲再引其欲念。然而,此时的两人,正是脸儿相贴,屁股相叠。媚娘的一对乳房,已平压在柳春风的胸前,柳春风则不停的用手去揉去捏,摸弄个不休。其实,像媚娘这样的处女,只要这麽一动作,已足够使她心醉神迷,欲火腾腾上升了。阴户内的淫水,直流个不停。所以,仅一会儿,媚娘便娇笑连连,她自动的摆动屁股,使阴户磨擦着阳具。因为双方是一对恋人,情意的交感与别人不同,双方又未提运功力,完全与常人一样交合。媚娘是初尝异味,柳春风则早已被销魂仙露弄得把持不住,以致这一番作战,很快的进入高潮。约半盏茶时光,双方便气喘咻咻。接着一个滚翻,便我了男上女下的姿态。媚娘大张双腿,双手搂在柳春风的腰上,柳春风则用那根大阳具,在她的阴户中抽抽插插起来。臀部一起一伏的,动作由慢而快。虽不见双方交接处的情形,却可听见「啧啧啧」之声,足证媚娘已流出许多淫水,再不会有丝丝痛苦。反之看她微摆粉首,浪声不绝。她的阴户抬起,去迎合柳春风的动作,一下下的恰到好处,由此可见她如何快感了。不错!他们确实已完全沉醉在快乐中,忘了人间一切。但这时,窗外正有一个人在偷看着!这又是个黑衣 面人,身材修长有致,一时还分不清是男是女?他好像被屋内的情景所迷。他的脸紧紧贴着窗口,久久不曾移动。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(待续)